私域时代的最大红利:线下流量线上化

流量就是时间,但我们作为“流量”在移动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快涨不动了。

阿里和腾讯开始考虑互相开放生态系统,阿里续约抖音外链淘宝重新开启,从双雄对决到“二马同槽”,从断链到续约,巨头的流量焦虑无处不在。

中国网民人均APP每日使用时长已达4.7小时,我们吃饭睡觉上厕所都看手机,每年的新增时长十几二十分钟,是数以万计的公司们争夺的目标,难啊。

除了在手机上,我们作为“流量”还在哪里?

当然是线下啊,至少四个巨大的线下场景,在家、在车、在司、在店。

今天我们不说在家,不说在车,不说在司,就说在店。

当今时代最值钱的两类流量,一类是未被商业化的公域流量,一类就是未被在线化的私域流量,也就是我们的“门店流量”。

支付宝与网商银行联合发布的《中国小店经济温度图谱》显示,中国小店数量总计约1亿家,包含网店、街边小店、路边小摊等。其中,我们线下小店的数量也在三千万家左右,包括便利店、商超百货、美业店、母婴店、餐饮奶茶、服装鞋帽、电竞网吧、教育托管各个细分业态。

未来,中国最大的咖啡连锁可能不是万家门店的瑞幸,因为中石化旗下易捷便利店正考虑在两万七千家门店开设咖啡店或咖啡区;中国最大的奶茶连锁也可能不是万家门店的蜜雪冰城,因为中邮政正考虑把它的五万多家营业支局所都转成邮政奶茶品牌“邮氧的茶”。

一天24小时,除了手机上的五小时,我们作为“流量”频繁出入于这些线下业态中。在真实的线下世界里,流量阈值压力测试,不仅发生在一年一度的天猫双十一和京东六一八,而是发生在每天中午12点和每天晚上6点实时涌入中国接近800万家餐饮门店中就餐的人群,我们冲入餐厅,快速抢位排队点餐,一次又一次,一天又一天。

在这些场景里,我们作为“流量”,大量的过程和行为没有被在线化。

大部分这些门店的老板和导购,都想知道,我的顾客,为什么会来,来了想买什么,什么时候再来三个终极问题。

中烟系统能触达的门店是五百六十万家,可口可乐能触达的门店数量是二百二十万家,大部分这些品牌的老板都在想,通过层层代理商经销商建立起来的渠道网络,还能卖点啥?

要想解决上述问题,答案只有一个,线下流量线上化。

如何把依托线下商圈位置获取的“公域”流量变成“私域”留量,也是连锁门店在私域时代的最大红利。

三个步骤实现:数字化、在线化、公域化。

数字化指的是把每个区域、每家门店、每位导购手里的分布式的零散的私域流量,以数字化的方式存储下来;在线化指的是把这样的离线存储变成在线经营;公域化指的是,把这种分布式的私域小池子经营集合到一个总部中心化的大池子经营的过程。

做完这三步,你发现,你对百度、抖音、美团的依赖变轻了,在“地主家也没有余粮”的时代,每个小店作为农民开始重新拥有自己的数字资产。

试想一下,把中国30万家母婴店的私域变成宝妈公域;把中国280万家美业店的私域变成丽人公域;把中国800万家餐饮门店的私域变成美食公域?

聚沙成塔,聚涓成川,百川归海,万塔成山。

线下流量线上化,分布私域公域化,就是这个时代给线下门店的最大红利。

注:文/汤明磊,文章来源:桐创产业观察